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保罗·沃克的身后事

2023-05-14 21:31:37 183

摘要:不久前,即使保罗·沃克(Paul Walker)缺席,《速度与激情8》仍旧成为上映当月最卖座的影片。2013年11月30日,保罗·沃克乘坐朋友罗杰·罗达斯(Roger Rodas)驾驶的保时捷,车撞上了路灯和树,两人双双身亡。保罗·沃克出生...

不久前,即使保罗·沃克(Paul Walker)缺席,《速度与激情8》仍旧成为上映当月最卖座的影片。2013年11月30日,保罗·沃克乘坐朋友罗杰·罗达斯(Roger Rodas)驾驶的保时捷,车撞上了路灯和树,两人双双身亡。

保罗·沃克出生于1973年,因在电影《速度与激情》中饰演Brian O"Conner而一跃进入国际一线明星之列。罗杰·罗达斯是一位任职于美林银行私人财富管理部门的咨询师,保罗·沃克是他的客户之一。他们两人的相识也很偶然:在加州的一个汽车俱乐部,保罗·沃克发现自己寄售的一辆二手保时捷跑车到了罗杰·罗达斯手里,并且两人都有赛车的爱好,于是成为朋友。

因车祸身亡的保罗·沃克去世时年仅40岁。

这场车祸给保罗·沃克的家庭带来了无比的悲伤:其非婚生的女儿梅朵·沃克(Meadow Rain Walker)当时只有15岁,尚未成年。其父亲Paul William Walker III与母亲Cheryl Ann Walker均在世。车祸也给电影剧组带来了损失:鉴于当时《速度与激情7》正在拍摄过程中尚未杀青,剧组不得不通过变通方式来“替补”了保罗·沃克后续的镜头。虽然剧组因为投保而成为不幸中的万幸,但损失仍然惨重。

保罗·沃克的临终遗嘱

根据法庭相关记录,保罗·沃克生前约有2500万美元的资产:其中有大约800万为动产,主要是以现金和投资的形式存在;大约850万为预期收益(与《速度与激情7》的上映相联系)、850万为不动产资产(在计算时已减去抵押贷款金额)。

上文提到,虽然还处于年轻力壮的阶段,但保罗·沃克还是提前做了安排。这些安排,也许有车祸肇事者即他的财富规划顾问罗杰·罗达斯先生的贡献。

保罗·沃克死后留下了一份临终遗嘱和一个可撤销的生前信托来实现对其遗产的规划。其中遗嘱很短很简单,没有对遗产的分配做具体的安排,而是将遗产全部交予前述信托的受托人,由受托人按照信托协议统一管理。根据相关媒体报道,保罗·沃克的女儿梅朵是这份信托的唯一受益人。

保罗与女儿梅朵·沃克

保罗·沃克生前的最后一份遗嘱是在加利福尼亚州签署的,在遗嘱中并没有关于资产性质、净资产额和执笔人(the individual who wrote it)的信息。整个遗嘱很简短,没有对何人在何时可以继承多少遗产做出规定,而是将遗产全部交由保罗·沃克所设立的生前信托的受托人管理。这篇简短的遗嘱主要包括以下内容:

1.首先,明确其本人在这份遗嘱之前所立过的所有遗嘱及其附件都撤销。

2.所有的资产都交给保罗·沃克建立的生前信托The Paul William Walker IV Trust的受托人,由受托人来管理。

3.由保罗·沃克的爸爸Paul William Walker III作为保罗·沃克生前资产的授权代表,负责将保罗·沃克的生前资产全部转移进信托中。如果他父亲因故不能完成这个工作,则由其母亲Cheryl Ann Walker女士来完成这个工作。

4.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纠纷,遗嘱中还专门写入了“禁止挑战条款”(no contest clause),即:“如果有人对这份遗嘱提出挑战而且失败的话,他就不能再参与遗产分配”(If anyone were to unsuccessfully contest it, he would receive no portion of the estate)。

5.保罗·沃克在遗嘱中指定梅朵的奶奶Cheryl Ann Walker作为她的监护人。这在遗嘱中是比较少见的。因为在父母一方离世的情况下,一般是由在世的另一方父母作为孩子的监护人。在遗嘱中,保罗·沃克做出了特别的安排,至于其效力,则在后文再予以讨论。

6.遗嘱中写明所有的不动产税和遗产税都从保罗·沃克的剩余资产里出具,所有的受益人都不必承担这部分支出。

生前信托

早在2001年,年仅28岁的保罗·沃克就考虑到了遗产继承规划问题,签署了第一份遗嘱文件并设立了一份可撤销的生前信托(revocable Living Trust)。可撤销的生前信托是一种在信托人生前建立,在信托人有生之年可以修改和撤销的一种信托类型。签署生前信托处理遗产继承问题可以有效避免遗嘱文件的认证程序。信托相较于遗嘱继承来说,具有以下优势。

首先,按照生前信托的内容,保罗的女儿梅朵不能在18岁的时候一次性全额获得保罗·沃克所留下的高额遗产:她将以一种可控制的、提前规划的方式陆续获得这笔遗产。因为信托文件是不予公开的,所以我们对于其女儿梅朵获得遗产(即信托财产)的具体方式并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通过生前信托的方式,有效防止了后代挥霍,一方面可以定期或定向为孩子提供资金,另一方面又可以通过适合的受托人的管理使财产得以保值增值。

生前信托可以有效避免恶意争夺遗产的诉讼,对于保罗·沃克这样的名人或者拥有巨额财富的人来说,他们去世以后往往会有第三方介入与真正的遗嘱继承人争夺财产,提起没完没了的诉讼,而通过生前信托的方式则可以有效避免这一现象。

其次,通过生前信托的方式可以有效进行税收筹划,避免可能征纳的财产赋税。但是这一优势在保罗·沃克这一案例中并不明显。因为保罗·沃克在2001年建立财产信托处理相关的遗产事项之后,在接下来的十多年里都没有再进行后续的资金转入等活动。而且在这十多年里,其净资产有了很大幅度的提升,到其死亡之时,已有2500万美元的资产。这些资产只能通过遗嘱的方式先转入信托资金中,再由其女儿继承。由于保罗·沃克生前资产高达2500万美元,那么他就需要按照35%的税率缴纳联邦财产税(大约800万)。如今其女儿将直接面临高额的遗产税。如果保罗·沃克可以在生前将部分资产捐赠到慈善信托等,就可以减轻其女儿税收金额。

再者,通过生前信托的方式可以有效的保护个人隐私。信托无须登记,信托文件也不得公开。对于保罗·沃克这样的名人来说,通过建立生前信托的方式能够保护隐私。如果保罗·沃克能够早点将资产全部交与受托人管理,那么外界对于其遗产数额是无从知晓的。就像如今,我们无法获取保罗·沃克信托的具体内容,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其遗嘱及认证文件得知其通过遗嘱处分的遗产部分,因为遗嘱及遗嘱认证文件是公开的。

女儿的监护权

在讨论保罗·沃克女儿梅朵的监护权问题之前,先对保罗·沃克的家庭结构做一个简要的介绍。保罗·沃克在25岁的时候与前女友瑞贝卡·索特罗斯(Rebecca Soteros)生育了唯一的女儿梅朵,但是保罗·沃克与瑞贝卡·索特罗斯并没有结婚,生了孩子之后不久就分手了。在女儿成长的前13年里,她一直与母亲瑞贝卡·索特罗斯住在夏威夷州,直到2011年才搬到加利福尼亚州与父亲一同居住。但是保罗·沃克对这个唯一的女儿十分疼爱,在采访之中也毫不掩饰对于女儿的疼惜、珍爱之情。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保罗·沃克将女儿作为其全部遗产的唯一受益人。

车祸前几周,保罗刚刚参加了弟弟的婚礼。左三为保罗的父亲,右三为保罗的母亲。

在遗嘱中,保罗·沃克指定其母亲、梅朵的奶奶作为梅朵的监护人。值得注意的是,梅朵的监护人在梅朵满18岁之前是对保罗·沃克留下的全部遗产具有管理权的。正常来讲,一方父母离世,在世的另一方父母具有监护权,这种情况下,祖父母是不能取得对孩子的监护权的。即便保罗·沃克在遗嘱中做出了这样的安排,保罗·沃克的母亲也无法取得监护权。除非梅朵的妈妈承认其奶奶的监护人地位,或者有证据表明梅朵的妈妈不适合作为监护人,法律是倾向于认定本来就有监护权的母亲为监护人。对于保罗·沃克在遗嘱中如此安排女儿的监护权的行为,有很多不同的说法。有的媒体认为,保罗·沃克考虑到梅朵的母亲酗酒并不适合做孩子的监护人才在遗嘱中做了如此规定。之后瑞贝卡·索特罗斯否认了酗酒这一说法,但是仍有媒体报道其曾在2003年和2013年因酒后驾车而被警方逮捕。还有一种说法认为,保罗·沃克在遗嘱中如此安排,其实是起到补充作用,在梅朵的母亲真的因醉酒而无法履行其监护义务的时候可以由梅朵的祖母来承担监护义务。

遗嘱中的这一条款果不其然引起双方争议。梅朵的奶奶Cheryl在2014年3月20日,就梅朵的监护权问题提起过诉讼,主张梅朵的妈妈瑞贝卡·索特罗斯因酗酒问题不能作为孩子的监护人。但是该案件在开庭之前因梅朵的母亲和祖母双方通过家庭会议达成和解协议,该份协议的内容并没有公开。但是根据媒体报道,该份和解协议之中就监护权问题和遗产管理权问题都做出了规定,梅朵由其生母直接抚养,但是生母承诺戒去酒瘾,好好照顾女儿。

在16岁那年,梅朵·沃克发起了保罗·沃克慈善基金会(The Paul Walker Foundation)来纪念其故去的父亲。

该基金承诺给符合条件的海事科学专业的学生提供助学金和奖学金。据其女儿说,之所以如此,是由于保罗·沃克深深地热爱海洋生物学。保罗·沃克生前就热爱慈善公益事业,而且为人低调,其创立参与的慈善组织Reach Out Worldwide 多次为援救受自然灾害地区的人们而出资出力。

保罗·沃克的生前规划

保罗·沃克的案例是一个典型的规划案例。首先他在很年轻时就写下了遗嘱,以防万一。

其次,他为唯一的女儿设立了一个生前遗嘱,避免女儿直接继承遗产产生的种种负面可能。包括:不善于管理财产;被监护人挪用;甚至自己挥霍。幸好,从后面的信息得知,梅朵不但未有挥霍之迹象,还为其父亲设立了一个纪念性的基金会。

第三,为未成年的女儿在遗嘱中指定了监护人。虽然监护人事项最终未能如遗嘱所愿,但至少梅朵的奶奶提起了相关诉讼,督促了梅朵的母亲戒酒,以保障梅朵的利益。

第四,并未有任何公开的信息显示保罗·沃克购买过人寿保险。国内微信朋友圈盛传的“所幸的是,保罗·沃克进入剧组前,购买了保险。在意外车祸发生后,也因此获得了高额理赔。据了解,当年保罗·沃克保险理赔金额达到了50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3.1亿元)。可以说,尽管沃克不幸身故,但留下的这一笔钱,足够沃克的儿女、妻子、父母度过一生了。”其实这是“谣言”,至少是不准确的。剧组确实购买了保险,但是保险的受益人恰恰不是家人,而是剧组。

保罗·沃克的死亡导致了好莱坞历史上最高的电影保险索赔,对于保险人Firemen’s Fund和投保人Universal Pictures来说,索赔金额都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为了完成电影《速度与激情7》的拍摄,使逝去的保罗·沃克出现在银幕上,电影增加了大约2亿美元的新预算,而保险索赔金额就高达5000万美元。

意外的车祸带走了人们喜爱的演员,也给电影制作者带了困境。保罗·沃克在电影《速度与激情7》中的拍摄工作还未全部完成,摆在电影制作者面前有两条路:一是由编剧重新编写关键情节部分的剧本,废弃保罗·沃克之前参演的部分,找另外的演员来重新拍摄;另外一个办法是保留之前保罗·沃克参演的部分,再部分改写剧本,找替身来完成后续的拍摄然后通过数码特技使替身和保罗·沃克的脸部重合。任何一种选择都将耗费时间成本与金钱成本。而电影公司最终选择了后者。

剧组是用CGI技术将保罗·沃克的脸复制到替身(也就是保罗的弟弟)身上,让保罗在影片中得以“重生”。

这部电影原本计划是在次年1月份完工的,但是由于保罗·沃克的意外身故,电影拍摄进度大大放缓。拍摄进度的延迟也意味着编剧要重写部分场景,意味着要支付给部分演员更多的报酬来弥补他们不得不将更多的档期分配给《速度与激情7》的拍摄。作为大制作电影的代表,《速度与激情7》每延迟一天成本就增加大概25万美元。关于这笔由于拍摄延期而造成损失所产生的费用是否应由保险公司负责,在保险公司和投保人Universal之间是产生过争议的。保险公司认为,如果保罗·沃克没有发生意外,拍摄也可能延期,而这种情形下的延期是理所当然由电影公司承担的。

(作者陈汉是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北京汉坤律师事务所高级顾问;第二作者孙幸娟系中国政法大学学生。本文详见于【《家族企业》杂志2017年6月刊】 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经本刊授权转载的,请注明来源。)

点击“阅读原文”

订阅《家族企业》杂志!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